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再回應縣
來源:山西日報 作者:梁銘2019-12-26 16:24:48
瀏覽字號:
0

  1968年冬,我和昔日的同學、今日之老伴兒李惜玉走出大學校門,響應“把醫療衛生的重點放到農村去”的號召,毅然奔赴塞北高原,來到位于應縣南山腳下的南泉公社衛生院。時光荏苒,一晃50多年過去了。今年國慶長假,一種回去看看的心理非常強烈,于是我們一家人踏上了重回故地的路途。

  當年到南泉可謂路途漫漫,先坐火車、再倒長途汽車,之后又坐馬車,才一路顛簸到了目的地。如今開著導航自駕,3個多小時便在一片綠野和秋色中直達南泉,而且巧的很,就停在了“南泉鄉衛生院”的門口。眼前嶄新的衛生院,讓我驚訝、疑惑。記得2006年,我和惜玉、外孫家昇曾在離別南泉36年后第一次回衛生院舊址,舊貌依然、人去院空、雜草叢生……當時心里真是難過。沒想到10多年后,變化如此之大。

  欣喜地走進新院子,在藥房前,一位老鄉盯著我看了半天,問道:“梁銘,你是梁銘?!”我在南泉時他不過10多歲的樣子,如此好記性著實讓我驚訝!這位小我14歲的老鄉接著說道:“你們是公社的第一批大學生?!蔽郎旱難鈐撼ず橢骯っ羌轎頤且捕擠淺H惹?,就像自家人回來了一樣,甚至他們的父輩也還記得我們??蠢?,3年的鄉村醫生沒有白當。故地重游,巡視著每一個角落,仿佛又回到了火熱的青春時代。這里是我和惜玉組成家庭的地方,有著女兒雁凌生活過的記憶,更是我們人生的起點。分別50多年回到原點,曾經的兩個青年學子到如今的一家三輩同行,時光的跨越留下太多的人生感悟。

  在南泉待了3年后,一紙調令、一輛馬車,我們又回到了應縣縣城。釋迦木塔下,留下了7年的工作生活印跡。縣委大院后院的一間大屋里,是兒子雁云出生的地方。小女兒學著老干部背著手走路的樣子,可笑又可愛。巨變的時代,從應縣城可以清晰地看到——昔日只有一個十字路口,如今的路四通八達;而我們的舊家小院早已淹沒在了一座座樓宇之間。

  從縣防疫站、計劃生育辦公室,再回到縣人民醫院,老伴兒從事婦科,我從事內科,一直到離開。猶記得分別的日子,胡同里一大早就站滿了人和我們道別,難分難舍。

  在應縣的10年中,懷仁是我們的必經之地。一次要把女兒從太原接回來,我先把自行車存放在懷仁,等接她回到懷仁再騎上車帶回應縣。途中孩子凍得直哭,找到一戶老鄉家取暖,喝了人家的玉米糊糊,還吃了煮疙瘩和咸菜,身體回暖才出發。而如今的懷仁令人驚嘆,道路寬敞、建筑新穎,還有著“皮草之都”和“瓷器之城”的美譽。

 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特別時刻重回故地,讓我們一家人感受到了家的變化、國的變化。慶幸我們生活在這美好的時代。點贊了,我們的祖國!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{ganrao}